Seminar推送:腐败的测量对研究腐败与收入不平等之间关系的影响
【字体: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9日

  2019年5月23日上午在综合楼A座407教室研讨室,王林静老师主持了以腐败类型与收入不平等的实证研究为主题的Seminar研讨,参与人员包括王林静老师以及7位研究生。

  Seminar参与人员提前一周阅读哈佛大学博士、普渡大学助理教授Viridiana Rios与研究生Omar U. Espejel合著的工作论文Who really benefits from corruption? The effects of corruption on income distribution in Latin America。要求同学们从回答以下几个问题入手研读论文。整个seminar围绕这些问题,要求每位学生发言对论文进行讨论:

  What is the question? 什么是研究的问题?

  What are the measurements of corruption? 有哪些衡量腐败的方式?

  Compare three different models of measuring corruption。对三种模型进行优劣比较。

  What are the major findings? 文章的主要发现是什么?

  What is the policy implication? 文章结论有哪些政策意义?

  What can you learn from the article?  你从文章中学到哪些对自己研究有意义的发现?

  从研究方法看,该论文最大的创新点是对腐败的量化方式,对当前三种传统方式劣势的弥补。传统方式包括以感知测量为主的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CPI), 由于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s)存在多次改变测量指标,因而不适用于纵向的时间序列分析;类似的问题也存在于腐败控制指标Corruption Control Index(CCI), 被测者和指标在年度间有变化,不适用于解释纵向变化。由政治风险服务公司发布的国家风险指南International Country Risk Guide (ICRG), 从1980年开始每年根据专家的测评发布的指数;但问题是数据获取的透明的不高、数值会在数月间有巨幅的调整,因此同样不能作为国家间和跨期的比较。

  该论文采用三种新的衡量腐败的方式来矫正上述问题。第一是采用贝叶斯腐败指标the Bayesian Corruption Indicator (BCI),该指标是由比利时根特大学(Ghent University)的经济研究与公共政策研究蜂巢(the Study Hive for Economic Research and Public Policy Analysis)发布的采用国家和地域结合的模型,计算出更稳健的无偏指标值。第二是采用腐败经验统计来代替腐败感知测量。该指标是由透明国际发布的全球腐败晴雨表 Global Corruption Barometer (GCB),对各国民众的直接腐败经历进行调查获得。第三是用企业的腐败经历来衡量各国腐败状况,该指数是由世界银行发布的公司调查the Enterprise Surveys(ES)中获得。

  衡量腐败方式的细化,使得该论文能够得出公众与企业腐败对收入不平等有相反影响的结论。对拉美国家分析可以看出,感知的腐败与收入不平等程度负相关,但这与公众参与有关;然而当企业参与腐败时,腐败却与收入不平等有正相关性。也就是说,企业的参与腐败的程度越严重,则收入不平等程度越高。

  Seminar的研讨内容不仅包括研究方法和研究结论,还包括论文的研究方法和写作过程。通过对比工作论文阶段的标题 Who really benefits from corruption? The effects of corruption on income distribution in Latin America与投稿时的标题Corruption type and income inequality in Latin America的对比,可以看到论文写作是一个不断修改完善的过程。 

  

  

 



【附件】
网站地图

皇冠足球比分APP